青浦| 雅江| 上犹| 本溪市| 铁力| 鸡西| 仙游| 绩溪| 平果| 武陵源| 滦县| 宁强| 桑植| 太湖| 萨嘎| 滦县| 都安| 阿拉善左旗| 武夷山| 安陆| 芒康| 子洲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吴中| 安福| 北安| 本溪市| 蕲春| 仁怀| 平川| 冷水江| 巴塘| 腾冲| 岢岚| 咸阳| 黄陵| 同仁| 仁布| 沭阳| 永泰| 丰润| 鸡东| 东西湖| 团风| 芦山| 金昌| 崂山| 巴青| 蓬莱| 贵阳| 隆德| 凤庆| 古县| 景德镇| 工布江达| 息县| 曲阜| 上饶县| 长葛| 盐池| 留坝| 阿城| 凌云| 本溪市| 通榆| 钓鱼岛| 淮北| 桦甸| 喀什| 抚远| 贾汪| 临沧| 荆门| 射洪| 乐业| 连城| 景东| 长汀| 泰来| 浮梁| 马山| 沁阳| 沂水| 青州| 永城| 楚雄| 大同区| 霞浦| 宿豫| 泗阳| 辽源| 类乌齐| 梁平| 临朐| 五河| 红原| 托克逊| 石屏| 博湖| 桃源| 铜山| 株洲县| 剑河| 临淄| 精河| 金华| 安龙| 正阳| 隆林| 长寿| 宁陕| 巴林左旗| 潼关| 连云区| 嘉祥| 临潼| 康定| 沛县| 莒南| 龙川| 东港| 朝阳县| 东莞| 宜宾市| 永定| 蒲江| 长垣| 潼南| 八公山| 鄂州| 浦江| 通海| 盘锦| 彭阳| 柳林| 林芝县| 晴隆| 湟源| 盐源| 理塘| 尚义| 大同区| 淄博| 开平| 夷陵| 福泉| 大竹| 阆中| 周口| 沙湾| 江源| 登封| 麻江| 晋江| 本溪市| 孝感| 瑞昌| 修水| 温县| 鹰潭| 茌平| 房山| 灌云| 独山子| 连云区| 淇县| 金秀| 昂昂溪| 城口| 泰州| 潮安| 加格达奇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浑源| 西华| 玉树| 崇明| 措勤| 赣州| 文县| 隆安| 阜平| 山丹| 筠连| 阿勒泰| 清水| 沧州| 固安| 会宁| 绩溪| 岚山| 海阳| 庄浪| 垦利| 华池| 拜泉| 焉耆| 辽阳县| 弥勒| 博鳌| 塔城| 江门| 万年| 安宁| 惠民| 龙泉驿| 突泉| 峡江| 坊子| 高平| 黄龙| 金塔| 泸西| 寿宁| 石景山| 扎兰屯| 湖口| 新都| 溧水| 江孜| 三明| 永吉| 夹江| 连云区| 昭平| 河南| 临沧| 江都| 林州| 和硕| 抚顺市| 安平| 兴文| 陆丰| 乐清|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| 定南| 郎溪| 绥江| 敦化| 路桥| 连城| 石景山| 许昌| 磁县| 安溪| 襄垣| 鲁山| 互助| 资源| 宜章| 石景山| 莱西| 大洼| 南木林| 济阳| 阳高| 额敏| 高县| 和政| 费县| 坊子| 白玉| 青川|
?
?
当前位置:城市 > 城市聚焦 > 城市骄傲 > 正文

滩头手工抄纸:坚竹变柔宣(1/9)

保存图片 2018-01-20 15:41:44  作者:杨红军  来源:中华网城市  参与评论()人
滩头手工抄纸:坚竹变柔宣
上一张下一张
竹子要在小满节气里看下来,这时候竹子还比较嫩,适合造纸
图集详情:

2014年,滩头手工抄纸技艺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,自此,原本日渐没落的手工抄纸技艺开始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,从一棵棵高耸的山竹,到一张张可着墨的纸张,十几道工序让人们在惊叹于该项技艺的传奇的同时,也让手工抄纸没落的步伐慢了下来。

“这就是一门老人们传下来的手艺,现在其实也没有什么卵用。”隆回狮子村的村主任贺美华这样评价自己手里的这门手艺。如今已经是四个孩子爷爷的贺师傅经营者自己的手工抄纸作坊,作坊里的工人从二十来岁一直到年过七旬,在他们的手里,竹子经过泡料、煮料、洗料、晒白等10多道手工程序变成纸。焙干是造纸的最后一道工艺,焙干后的纸一刀刀齐好,一刀为100张,15刀为一捆,30刀为一担。一担担纸就这样被订货的人运出了山村,走进了大众的日常生活。目前手工抄纸主要用在写作材料和年画印刷等方面。

这次参观采访是在贺美华的弟弟贺美红手工作坊里进行的,现在村子里有三家这样的作坊,和家兄弟占了两家。据了解。上世纪中叶,滩头的纸作坊曾有2000余家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从事手工造纸的“抄纸匠”。但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受机械造纸技术的冲击,传统手工纸作坊大面积倒闭,手工抄纸匠们也纷纷转行,手工抄纸术濒临失传。

文/杨红军

摄/幸鹏



(砍下来的竹子经过在石灰水里至少50天的浸泡,里面的纤维就断了,方便利用)

(做好的纸要进行焙干)

(贺师傅在发酵池里捞池底的竹子,竹子被裁成一米长左右,容易浸泡)


(竹子最少要泡50天,长了可以放上一两年,都可以用)

(成摞的纸要用特殊工具一张张分离开来,在进行焙干)

(竹子要在小满节气里看下来,这时候竹子还比较嫩,适合造纸)

(经过浸泡的竹子,很容易就揉烂了)


分享到: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湘西守艺